板鞋
可以给我们讲讲过去一两年间的Fallen吗?把它转移到Dwindle旗下
发布者:admin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9-09 13:47

  (笑)我不觉得是贪心,但是我承认我很有野心。我从不在意我能赚多少钱,我只是喜欢这个过程。我想不撞南墙我是很难回头的。

  我觉得成功之处在于新的设计反响不错,但是挫折在于这个市场正处于一个尴尬的时期,这个时候我们做什么都有些晚了。

  某种程度上说确实即将灭绝了。我认为滑板现在越来越在乎创意和风格,因为动作大家都会做。品牌或者滑手要想脱颖而出,需要有自己的个性。但我觉得Fallen的衰落跟这一点没有关系,因为所有的品牌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只是时代不同。

  很有可能啊!(笑)不,我会为我的家庭奋斗的,即使我不再滑板了,我也会在脑海中回想我滑板的岁月。我热爱生活,也热爱滑板。这是我对热爱滑板却自己不能滑的人的忠告。

  不是,几年前情况很不好,它几乎要倒闭了。我想是工厂的老板接手了,抵了一部分债,让这个品牌复兴。

  我觉得他们短期是肯定不会离开的。虽然他们在滑板界做的风生水起,我觉得他们仍旧在找存在于此的意义。他们的根基一天比一天牢固,滑板文化也在影响流行文化,所以我的理论是,他们会留在滑板界,利用它作为市场的工具,利用滑板的炫酷和吸引力来实现巨大的市场成功。

  是的,听起来挺疯狂的。当我离开Circa时我的股票是有全额法定权益的,他们没有能力付钱给我,所以我在Circa一直有股权。我一直希望他们可以卖掉股权,但是自从Muska和我离开之后他们就一直像在坐过山车。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最终度过了难关,我也得到了这个上天掉下来的大馅饼。

  我离开Circa是因为我们说好要一起建立一个姊妹滑板鞋品牌,但是他们的滑雪板品牌出了一些问题,资金有些周转不开,于是他们迅速停掉了这个新品牌,有三四个月不能给我发工资。问题迟迟不能解决,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或者什么时候能够走出困境,再次付给我工资,所以说,他们在困境里陷得越久越没有信心。转到DC队开创Fallen看起来根本就没有风险,当那个时候来临时你是能感觉到这个决定的正确性的.

  从这个消息发布以来,昨天是我第一次出去玩滑板,一切都感觉更棒了,我觉得自己一身轻松。身体上来说,我感觉很棒,我有些小伤,所以不得不多做些热身,但是当我拍视频或者做项目的时候我觉得我处于我的巅峰状态,所以我一直做下去直到我做不动了。我想要像Willie Nelson那样,仍然能够呲杆子(笑)。

  可以给我们讲讲过去一两年间的Fallen吗?把它转移到Dwindle旗下有哪些成功之处,又遭遇了那些挫折?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最后宣布了Fallen的死亡?

  你队伍里的滑手现在怎么样了?希望他们最后有一个好归宿,虽然现在有天分的职业滑手非常多,滑板鞋品牌又很少。

  我希望Fallen可以作为滑板界的“底层滑手之友”被记住。我觉得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。这些年来,对所有和我一起共度难关的队伍、员工,我都心怀感激。

  你所提到的这些品牌毫无疑问很可靠,但是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在于,他们都是以金钱为主导的。他们做的东西很棒,队伍实力很强,他们赞助业内的比赛,他们关心员工。也就是说,除了一直是滑板品牌的Vans以外,